My whole life was a lie

【龙绫】利刃

*是我六年级时用铅笔写的一篇文,因为重新整理的时候翻到了这篇所以决定发出来

 

*R15可能

 

 

温暖、明亮、炽热的火焰,三岁的她曾以为那就是太阳在人间的化身,于是对着那火焰伸出稚嫩的手。如今,除了难看的伤痕,她一无所有。

 

温柔、慈祥、能干的顶梁柱般的哥哥,年仅十五岁的她以为那就是她的救世主、是她可以一人占有的太阳、是她的避风湾,于是她抛下所有自尊、抛弃自己曾视若心灵支柱的梦想去追逐那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般虚幻的爱情。如今,除了绝望之外,她早已一无所有。剩下一具空壳,任人宰割。

 

她曾以为乐正龙牙是她的光,是她活下去的理由和意义,却从未发现这种扭曲的感情是一把利刃,一把指着她自己的利刃。贯穿心脏。毫不犹豫也毫不留情。

 

 

 

十岁时,乐正绫意识到她的哥哥,她亲爱的哥哥乐正龙牙是个巨大的威胁。他几乎可以被称为“天才”,但这也是最麻烦的地方。她从未见过有哪个富家子弟能在他那样年轻的时候就展露出经商的天赋。他聪明得有些令人畏惧,在将欧洲历史倒背如流的同时能够毫不费力地解出任何复杂的物理题目,在对市场经济了如指掌的同时又深入地研究着中世纪的文学作品。这些天赋令人憧憬不已却又望而却步。他是个令人崇拜也令人憎恨的存在。那时的乐正绫整日沉浸在她的歌唱家梦想中,除了唱歌就是唱歌,荒废学业和人际关系,社交圈一塌糊涂。在外人眼里,她没有任何地方比得上他优秀的哥哥。她本就分不到多少遗产,这样下去连是否有机会念大学的机会都不太确定了。她一直都嫉妒他、憎恨他。每当有人当着她的面(几乎没人在意过她的感受)把乐正龙牙和她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难以控制的愤怒甚至会让她在那短暂的时间内丧失继续活下去的信心。她不想努力,对自己毫无信心,所以就只能这样继续沉沦着,在阴暗的没人会看见和在乎的狭小角落里诅咒着、怨恨着、嫉妒着。那时的她除了那可笑的远大到不切实际的梦想之外一无所有。后来,她连那梦想也失去了。

 

十五岁生日派对的那天,没有一个人来参加。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的乐正绫冒着大雨跑出了家,没有一个人阻拦她,即便他们看见了她。没人恨她,没人想看到她消失,因为她本来就像不存在一样无足轻重、无需在意,她的生死对其他人来说毫无关心的价值。最终还是乐正龙牙找到了浑身湿透的她,替她吹干头发又把她强行推到浴室里去洗澡,然后将沐浴完后神志尚不清醒的她带上了自己的床,丝毫不拖泥带水。第二天她发了高烧,连续三天躺在床上,乐正龙牙推掉了那期间的所有工作,一心一意在她床边照顾她。众人都觉得病好后的乐正绫变了,不知是因为那场高烧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自此之后,再没有人看过乐正绫故意摆脸色给她的哥哥看。没人知道为什么,没人想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件好事,大家都觉得乐正绫终于懂事了起来。

 

十五岁的那年,她从女孩变为了女人。乐正龙牙教会了她法式舌吻,教会了她如何叫床,教会了她要在高潮时用双腿夹紧他的腰部、手搂住他的肩膀。他把成人世界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像一个擅于循循诱导的老师。他总说他喜欢她,说她的一切小动作都好像在无意地勾引他、激起他的情欲,她不相信却又爱死了他一遍又一遍重复地说着这些下流却甜蜜的情话。他喜欢以极大的力度抱住她的腰,让她怎样也无法逃脱。她像他的情人,他的妻子,他的玩物,他的宠物,但唯独不像他的妹妹(她本来应该像那个喜欢成天找哥哥茬的幼稚到令人厌恶的小女孩的)。乐正绫成为了自己的亲生哥哥的地下情人,让她感觉自己就像个肮脏且淫荡的妓女。她陪他上床,陪他在节假日旅行,陪他去任何他要去的地方。十六岁时,她甚至心甘情愿地遵从了他的命令,放弃了她曾经最为重视和最为在乎的梦想。她没有人际关系,她除了他之外再没别人。他不让她与其他任何男性说话,然后她只花了一会就说服了自己——那是因为他太爱她了。乐正龙牙操控着她生活中的一切,而她学会了习惯和适应和麻木,唯独没有学会质疑和反抗。那时的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乐正龙牙下班后在他的私人别墅的卧室里与他尽情地享受鱼水交欢。她任由他缓慢而温柔地脱下她身上的所有衣物,以强硬的姿态将她压在他的身下。

 

十八岁那年,她迷惘了。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是谁的孩子根本毫无疑问。她不能生下这孩子,不能嫁给乐正龙牙,她甚至不能爱他,他也不能爱她。世俗和道德会活生生地两人拆散,然后一切又重新归于平庸。尽管乐正绫连高中都没上完,但她还是知道最基本的事实。她无法永远待在他身边。

 

 

 

乐正绫看向前方,阳光将石板铺成的小路晒得发亮。一个高挑瘦削的男子走在她的前方,步履缓慢而坚定。

 

“去和你舅舅打个招呼。”她松开站在她旁边的小男孩的手,轻轻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颊。这孩子实在太像他了,以至于她看得有些出神。一不注意,她的眼眶中已经盈满了泪水。小男孩担忧地抬头望着她,却还是在犹豫了一会后开始向着那个走在前面的男人的方向跑去。他很少像现在这样活泼,那张稚嫩的脸上也经常显露出与真实年龄不符合的忧郁。这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因为生父不明而饱受世人的诟病,懂的事情自然比同龄人多。他一蹦一跳的,那天真无邪的姿态让乐正绫感到自己的人生再一次充满了光明。

 

她跟在他们的后面,安安静静地欣赏着落了一地的樱花。

评论(2)
热度(37)

© 海 濱 公 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