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hole life was a lie

【雷艾】溺亡

BGM:Dead Sea——高梨康治

冰冷的浪潮席卷全身的感觉、口腔内燥热的铁锈味以及刻入骨髓的疼痛,在艾比还清醒着的时候无时无刻不提醒她——她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时间在混凝土构成的素描般的灰白色阴影中逐渐模糊,月亮被密集得宛如鱼鳞的乌云缓慢地吞噬着。艾比睁开眼,进入视线的是瓷砖铺成的天花板,上面的黄褐色污渍扭曲得宛如爬行在马路边的蛆虫。她就那样安静地聆听着风吹过的杂声,任由绝望感将自己的整个躯体吞噬。艾比像受伤的刺猬般在病床上缩成一团,企图以此来寻找某种心理慰籍。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悄悄地枯萎了。

像是坠入深海一般,艾比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充斥着冰冷的空气。病痛一点一点地啃噬着她的骨头,但她的喉咙却像被棉花塞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除了拼命忍住想要流泪的冲动以外,艾比根本什么也做不了。连痛苦地尖叫也做不到。

那样无力的她,再也不能更加软弱了。尽管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但艾比仍坚持在内心默默地给自己加油。

在漆黑的海底,一切事物都消亡了。

————————————————————————

“我听说红头发的人都脾气比较暴躁。”

“说得不错,如果不是我有病在身,我一定要把你的头砍下来。”

说出了一句带满威胁意味的话后,艾比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她的胸腔一起一伏,宛如海滩上又涨又退的浪花。坐在病床边的雷狮看到她这副憔悴的样子,冷硬的表情不禁缓和了许多。他伸出手轻轻拍着艾比僵硬如铁块般的背部,但看到她充满了防备的眼神后,他怯怯地将手缩了回去。

“你真的没事吗?”简直像是没话找话一般的雷狮不含丝毫感情地问道。

“很明显有事,你是瞎吗?”明明脸色苍白得像死人一样,艾比还是勉强表现出了一副充满活力的样子。她用双手支撑着自己沉重的身体,最终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她靠在枕头上擦汗和不断喘气的场景,雷狮突然为她感到一丝悲哀。

一阵死一般的沉默后,雷狮从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干脆利落地走向了病房的出口,连头也没回一下,连一句像样的道别也没有。

就在即将走出病房的时候,雷狮以沙哑而轻柔的声音发出一句意味不明的感叹:“我没想到你病得这么重。”

“谢谢你来看我。”合上眼睑后,艾比故意放低了嗓音说道。

————————————————————————

白昼与黑夜不断地交替着,太阳和月亮在不同的时间段主宰着天空,就像持续变换着颜色的红绿灯一般。玻璃窗上出现了如鲜奶油般纯白而油腻的雾气,艾比与外界的唯一联系也就此中断了。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抬起头数天花板上到底铺了多少块瓷砖,数着数着忘记数到哪了,就再数一遍。如此反反复复,不甚无趣。有时艾比会唱歌,这让她的心情好了一些,但唱着唱着睡意就涌上了她的心头,唱着唱着她的意识就逐渐陷入了囫囵。

一个令人困倦的慵懒的午后,带着一大堆东西的埃米毫无预兆地闯进了病房。他苍白的脸颊被冻得通红,但嘴角还是上扬到了一个适宜的弧度。艾米一眼就看穿了他并非真的想笑。他这么做无非只是想让艾比好受一些,因为他那双带着疲倦的眼睛中没有一丝笑意。艾比对此很是感激,但与此同时对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样的自己的憎恶宛如火焰般在她的心中燃烧起来。

埃米的怀中是一大堆艾比爱吃的东西,而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最爱喝的苦瓜奶茶。在露出了略显苦涩的微笑之后,艾比摇头示意埃米将这些东西带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无论怎么样都再也没法控制的泪水从艾比的眼角流了出来。断断续续的抽噎和呼吸逐渐归于沉默,取而代之的是埃米逐渐变得凝重的表情和艾比无声哭泣着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以沙哑的声音不断道歉着的艾比,逐渐瘫倒在病床上。

“如果我不在了的话,你就不用这样痛苦地活下去了.....”愧疚、悲伤、绝望像藤蔓一般缠绕住艾比的心脏,使她几乎窒息。

“别说这种丧气话啊,笨蛋老姐.....”

最初还在安慰艾比的埃米,后来和她一样无声地哭了起来。

————————————————————————

隔了一周,雷狮再次前来探望艾比。

“你没有必要道歉,那根本就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事情。”坐在病床旁边后,雷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艾比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轻启嘴唇,但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她感到自己的骨髓中充满了乳白色的泡沫,它们在无尽的痛苦之中缓慢地将她吞没。刺骨的海水将她的尸体带向远方,向着那个她无论如何也无法企及的天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她的红色长发照得发亮,那时她的身体已经被海水浸泡得肿胀不堪、铁青的面孔显露出如石膏般苍白无力的光滑。艾比像雕像似的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任由愈发阴森的幻想侵袭着她的意识。

她祈祷着,希望那些琐碎的不幸能够被卷进海洋的水流之中并就此消亡。昂贵的医药费、逐渐恶化的病情、疾病带来的痛苦随着冰冷无情的浪涛飘向远方,那时她就彻底得到了解脱。

若能够如此轻易地挣脱痛苦的枷锁......

当艾比缓慢地闭上眼睛的时候,雷狮紧紧握住了她僵硬得宛如树枝的手。

————————————————————————

十二月的尾声,大雪纷飞。艾比看向窗外一片雪白的世界,感到自己的生命也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逝。玻璃窗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透明的冰霜,外面的一切在艾比看来都宛如模糊的旧照片一般。

雷狮在那时候来访。他快速走进病房的那一刻,艾比发现他的耳朵冻得通红,好像涂上了红颜料一般。

“今天气温很低吧?这么冷的天还来,真是辛苦你了。”艾比欣慰地笑了,尽管笑容里带有一丝勉强的意味。

“病情好转些了吗?”雷狮单枪直入地、丝毫不拐弯抹角地问道。

“很遗憾,没有。”

就在这时,一阵钢琴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到了病房里,旋律很是轻快。雷狮有些惊异地环顾着病房的四周。

“你也听到了吧?”艾比略显轻松地问道。

“医院里还会有人弹钢琴吗?”雷狮以平静的语调反问道。

“我想大概是没有的,而且我也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我就听到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钢琴声,我还一度以为是病情致使自己幻听了。医院里一般不常会发生这种状况的。”

流畅地说完这段话后,艾比突然捂着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但钢琴声完全盖住了她痛苦的喘息和呜咽。

————————————————————————

雷狮再次来访是春天到来时的事情。初春刚刚到来,路边的、树上的积雪在温暖的阳光之下开始融化。气温逐渐升高,大街上的行人又多了起来。

雷狮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发现已经醒来的艾比睁大了她的眼睛,伸出手指数着天护板上的瓷砖。

钢琴声再次响彻在病房内。就在雷狮和她一样抬头向上看的时候,艾比突然以一种空灵而又飘渺的声音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很轻却不带有任何感情,仿佛死神已经近在咫尺但她在这世上已没有任何牵挂。

“雷狮,你知道溺死在水中的感觉吗?”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我只是....感觉自己要被海水吞没了。那是相当奇妙的一种体验。”

听到艾比这么说的雷狮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东西似的,他的眼神逐渐黯淡下去。

“可以的话,我会陪你一起坠入深海。”雷狮坚定地说着,然后一个脆弱不堪的微笑出现在艾比毫无血色的脸上。她的生命就像被打破的玻璃,逐渐分裂为无数闪着冰冷光泽的碎片。

“哪怕溺亡在海水也无所谓吗?”艾比的声音逐渐轻了下去,说出这句话似乎耗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是的,哪怕万劫不复。”

评论(7)
热度(49)

© 海 濱 公 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