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麗塔之島,亨伯特之罪

【步哀】刻骨铭心

※步美和小哀,但也可以看作是志保和小哀

※略OOC慎入

樱花散落一地的季节。开学的那天,吉田步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开学仪式结束后,她才领悟过来——灰原哀不见了。吉田步美以为她只是因为生病所以请假了,所以没怎么放在心上。

开学后整整一周都没有看到灰原哀的影子,吉田步美这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最初,她以为是绑架案。吉田步美慎重其事地找来了少年侦探团的所有成员,甚至还打算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就在吉田步美焦急得想要报警的时候,江户川柯南冷静地制止了她。

“灰原转到其他小学去了。”尽管江户川柯南的语气听上去完全不像是在说谎,但只属于小孩子的直觉告诉吉田步美真相远没有这么简单。

“为什么?”吉田步美有些咄咄逼人地盯着江户川柯南的眼睛,企图从他的眼中找到哪怕一丝犹豫。但是,没有。

江户川柯南不合时宜地陷入沉默,这让吉田步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

犹豫了几天后,吉田步美最终决定自己去找灰原哀。


她首先来到了阿笠博士的家。当阿笠博士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一脸严肃、站姿端正的吉田步美正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突然就觉得有些不自在。那是个阳光微弱的周六的下午,阿笠博士穿着拖鞋,就那么呆呆地和吉田步美对视了好一阵子。

“小哀失踪了。”还没等阿笠博士开口,步美就先行说道。

“并不是失踪哦,步美。小哀只是转到其他小学去了而已,她现在和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像是为了增加可信度似的,阿笠博士温柔地抚摸着步美的头发。

“不用报警吗?”

“都说不是失踪了,为什么要报警呢?”

那一瞬间,吉田步美突然醒悟了。

所有人,不是在欺骗,就是在敷衍。

————————————————————————

又是一次由吉田步美召开的少年侦探团秘密会议,不过这次她没邀请江户川柯南。在她的心中,柯南在这件事情上帮不上什么忙。有时候吉田步美觉得很疑惑,难道柯南就真的不在乎小哀这个朋友吗?由于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答案,她只好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

“小哀到底去了哪里呢?”会议结束后,吉田步美近乎神经质地拷问着自己。

“我相信小哀一定会回来的。”一脸担忧的光彦在踌躇了许久后,最终只憋出了这样一句拙劣的安慰。

“算了,我一个人去找。”急躁地留下了这句话后,吉田步美离开了社团活动室。

————————————————————————

熟悉的无助感再次涌上吉田步美的心头,宛如梦魇一般萦绕在她的梦境中。

曾经的她是这样,现在的她也是这样。

灰原哀对她来说永远都是那么遥不可及。她与步美关系十分亲密,但那不可见的隔阂却是永远无法消除的。灰原哀身上有太多吉田步美不知道的秘密了。她不愿意向任何人倾诉,也不会像任何人透露自己过去经历的事情。越是这样防备的态度,越是让吉田步美渴望了解关于她的一切。

但是,就在吉田步美将要更进一步了解关于她的一切的时候,那个茶发女孩就那样突然一声不响地从步美的生命中消失了。

无论怎样都无法触碰到的镜中花,无论怎样都无法企及的水中月,无论怎么追逐都无法将她留在身边的人......那到底是多么痛苦的一种体验?吉田步美好像明白、可又好像不明白。

那是只属于她的、刻骨铭心的.....

单恋。

————————————————————————

就如江户川柯南最初所想到的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业逐渐繁重起来,于是吉田步美开始逐渐淡忘了这件事。这是种良好的发展,但暑假临近,变得清闲下来的吉田步美又想起了灰原哀。

暑假的第一天,步美和元太、光彦三人来到了阿笠博士家。本来因为放假而很是高兴的她,一下子变得情绪很是低落,元太和光彦都感到十分疑惑。明明上一秒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眼眶都变红了呢?见刚才还在愉快地说笑的吉田步美突然陷入了沉默,元太和光彦也安静下来。

“这样下去可就糟糕了。”虽然没有明说,但步美知道阿笠博士指的是她。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步美抬头看向瓷砖铺成的天花板。

站在门外的是个留着茶色短发的年轻女子,看上去约莫20岁。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连西装的边边角角都折叠得十分整齐,每一粒纽扣都一丝不苟地扣好。黑色的皮鞋被反复擦拭得近乎反光。吉田步美将视线从天花板移到她身上,不知怎么的一股怀念感在刹那间涌上心头。

“我是宫野志保,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她礼貌地向房子内的所有人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我是吉田步美,请多多指教。”一向对陌生人很是热情的步美,这次的反应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快。
宫野志保向她的方向走过去,然后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虽然对一个刚见面的人这么说不太礼貌,但我还是觉得,宫野小姐很像我曾经的一个朋友。”吉田步美以平淡的语气说着。

“是吗...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温和的微笑从宫野志保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其严肃的表情。

“宫野小姐的身上,有小哀的味道。”

在说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吉田步美感到自己一直努力压抑着的思念和痛苦再也无法控制了。这简直就像是、压垮骡子的那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人生中第一次,吉田步美无声地哭了起来。

评论(5)
热度(69)

© 冈崎幸子 | Powered by LOFTER